本站首页 | 机构设置 | 规章制度 | 工作动态 | 通知公告 | 校友风采 | 校友服务 | 校友社区 | 校友联络 
现在是: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校友服务>>正文
 
人生因何平凡
2017-07-10 09:44  

他叫王卫国,真名不叫路遥,很苦涩的一个孩子。

我最早读的小说就是他的《人生》,那时候初一,桌子上面开个洞,恰好可以借着微光读路遥的书。我一直以为他就叫作路遥,正如我看到“厚夫”两个字,会发出还有“厚”这个姓氏吗?这都是很早的事情,想起来都为自己当时的无知感到羞惭,后来我知道路遥姓王,叫王卫国,而“厚夫”姓梁。

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之后,又反复的看了几遍,彻底被这个延川人征服了。是他,引领我开始思索“平凡”两个字的分量,去真正把一个人与一块土地、一座城市联系起来。听一位师者讲过,什么叫作皇天厚土,比如你把一株花栽在花盆里,始终不会很发旺,但是种在野外就不一样了,肯定枝繁叶茂、花团锦簇。这么一比较,一刹那就可以了解什么叫作黄天厚土了。这才是容量,这才是陕北给予一代代优秀儿女的遗传基因,路遥无疑是中间十分突出的一个。电影《黄土地》同样为我们展示着这样一种东西,我们会发现群山绵延堆成锦绣的地貌,就是上天赐予这片土地的财富。“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这就是路遥,这也是千千万万个陕北儿女的共同归依。与土地结缘,同牲畜为伴,以最困苦、最艰难的环境来铸造人,这大致符合了先贤孟子“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起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陕北就是这个样子,先天的困苦,让你必须去选择阳刚、大气,唯有这样才能够生存下来。所以,陕北就是到了今天也平凡的很,文化上也是如此,外人乍地一看,显然没什么文化嘛。但是仔细一琢磨,这里的民俗文化、黄土风情、红色基因,熔铸了多少不容易呀!

著名作家高建群曾这样形容陕北,陕北人天生就了然人生的苦,所以他们把出生叫作落草,生活的历程叫作受苦,人死之后土葬的礼仪叫作上山,这一番描述形象极了。画家邢仪在《我在陕北延川插队的日子》里说道,陕北人是那么聪明、那么勤劳,头脑一点也不输外人,可是上帝对这里却是那么不公平,他们的聪明才智很难得到发挥,就被永远禁锢在了大山之中。路遥显然对苦难体会更深,所以他那么卖命、那么渴望去表达,好像一下子要把陕北人民压抑了好几千年的苦难一下子表达出来。当然,他没有选择说书,也没有选择信天游,更不会去选择腰鼓、绘画和剪纸,他是以小说这种现代的载体去表达陕北,表达他对于这片土地的难以切割。是啊,一方水土滋养一方人,一个人从一片土地走出来,不管走到哪里,他便带上了这片土地的味道。这种气味,会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他,路遥始终与黄土结缘。无论他杂么现代,杂么敏锐,杂么在艺术上取得成就,都无法摆脱黄土地给他造成的掣肘和噩梦,这仿佛是老天之于陕北的诅咒。当然,这同样是一种恩赐,恩赐了路遥踏实、奉献的人生姿态,成就了早晨从中午开始的人生奇景。

闲暇的时候,把玩文字,就觉得路遥两个字真好。人们常说“路遥知马力(不足),日久见人心(叵测)”,我觉得路遥这个名字是一种学问,更包孕一种智慧。之于我们,他考虑可能是对于纷繁人际的一种洞穿,或者是对于长远人生的一种规划,完全都有可能。尤其是社会发展到了今天,我们缅怀路遥,更是有了新的意义。我们会发现,一个成功学盛行的社会里,一个价值被金钱蚕食的社会里,一个崇高遭到嘲笑的社会里,一个敢于直面苦难、努力进行角色突围的陕北后生,是多么的了不起。他曾说,十九世纪文学的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倾向,表明了一个时代的精神萎缩。路遥绝对不是我们今天的人,但他是联结着过去与未来时空的作家,他的笔就是那条纽带,捆绑着一代人的精神记忆。

我觉得,今天我们这些年轻人怀念路遥,怀念的就是那种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信仰,这绝对就是青年精神。一个时代的青年,就应该敢于担当、敢于负责,敢于为这个时代作代言,能够深深扎根于黄土地,奉献自己的一切。青年,就该有着这样一种力量,再如史铁生、谷溪等人,他们都可以给我们这样的一个启事。我们怀念路遥,不是因为他的不平凡,而要归结到他的平凡。我们今天的生活,太过于浮躁、太过于趋利,每个人所希望的是一夜成名,而不是脚踏实地式的发展。人生更多的像建造楼房,地基一定要沉稳,否则就会是海市蜃楼,虽然看起来富丽堂皇、惊艳无比,但终究不能持久。

不怕路长,只怕心老。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怀念路遥的一点意义,路遥的书是给年青人看的,因为只有年轻才会那么富有热情,才会有关于生命价值的宗教般的坚守。我喜欢路遥的文字,更喜欢他这个人,他说打败精神的永远不会是物质。因为,我们输给的不是物质,而是我们日渐物质化的大脑。所以,爱情、事业的成败,路遥给我们树立了好多个坐标,比如高加林、孙少平、孙少安等人。但是他的价值命题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扎根于土地,埋得更深些。

前些天,去了一趟路遥墓,在一个晴朗天气的中午,站在文汇山上(文汇山,寓意‘以文会友’,是谷溪老师给命名的)。因为路遥在此处安息,于是,这个无名的山头便名扬天下!路遥墓前,想起很多东西,比如曾经的陕北红军、当年的知识青年。当我注视延安这座城市的时候,我恍然发现城市也正凝望着我,刹那间时空交错的瞬间,好像过去与未来都夹杂其中。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默默地下了山,静静地在心头焚香,大抵这是对路遥最好的纪念吧。

作者简介:王建,男,汉族,陕西延安人,1993年8月出生,2015年7月毕业于商洛学院,大学本科学历,现就职于某镇人民政府,平日中喜欢看各种书籍,写写杂记,喜欢思考,喜欢推敲文字的感觉。

上一条:说听话
下一条:【校庆征文】灯映考研路
关闭窗口
你是第 位访客

 

关于我们 | 校友社区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2020校友工作处. 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北新街10号 邮政编码:7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