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 机构设置 | 规章制度 | 工作动态 | 通知公告 | 校友风采 | 校友服务 | 校友社区 | 校友联络 
现在是: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校友服务>>正文
 
【校庆征文】怀念甘老师
2016-10-05 09:29 文 涂艳博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追悔莫及,懊悔不已。对于甘老师的离开,我同大家一样,胸怀无限惋惜痛悼之情。这样,关于这位好老师的片段便缀连成一幅幅画面。

正月开学上课的前一天下午,我刚到学校,对门宿舍的同学就说给咱上《毛概》课的甘老师去世了。我惊讶着立即反问:这怎么可能?同学说是前两天的事,突发性心脏病。我们沉默无语,心里都为上天对甘老师这样的命运安排感到不平、悲愤。弱者喜欢把不幸的消息传播给他人,以期待同情和安慰。我把甘老师的噩耗告诉舍友,他们也是惊讶、质疑地反问这怎么可能。好像我这个平日嬉笑惯了的人又和他们开了一次天大的玩笑。但事实确实如此。确信后,他们也不住地说这么好的老师怎么就去了呢?谁又愿意相信这是事实呢?

甘老师全名甘新民,曾任学校历史系、政治系主任,殁在校思想政治研究部主任的任上。想来,老师若是健在,适逢学校机构改革,如今也是正处级部长待遇了。老师给我代《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论》,简称《毛概》。《毛概》在大学课堂里是提不起学生兴趣的课。又因是百十人的大堂课,学生旷课也是经常。听课者大多是出于对老师的尊重,以及混个学分罢了。大学里学生个性张扬,老师也是一心扑在科研成果上,哪会认真上课。大多老师对学生也持放任自流的态度。然而甘老师的教学态度却与大多老师截然相反吧。他是位负责认真的好老师。他关乎学生的前途命运,对适于学生就业的渠道了如指掌。记得刚开始上课他就让大家把这些考试的内容和时间记在书本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不厌其烦。我想对于甘老师,大家最深刻的共同记忆是他上课的情形。老师上课声音铿锵有力,回声激荡在教室里,楼道外。他企图震动我们的鼓膜,唤醒学生沉睡的心灵,力求让学生学有所得。那笑呵呵的神情,认真的眼神,指点江山的手势......这一系列激情飞扬的神情动作让我铭记于心,也让大伙儿忍俊不禁。老师怎么恁傻的,这么卖力地讲课,过会儿就得喝水。课堂上,他同高中老师一样不辞疲劳。他不像其他老师一味地照着课件讲义干念,一坐下来就整节课不挪屁股。即使有课件,他还是挥舞着干练的粉笔字,写下一黑板又一黑板的课堂笔记,框架结构,条分缕析,擦了又写,写了又擦,反反复复。单是那个劲头,也不得不让人佩服。《毛概》课多在下午上,同学们常常打不起精神。一下课教室里就睡倒一大片,大伙儿都趴在桌子上。这时甘老师又笑呵呵的给我们放《伤不起》《荷塘月色》的歌曲,把音量尽量放大。同学们都说甘老师可真够潮的,竟然也听《伤不起》。这或许是甘老师的乐观之所在吧。

老师让我们在书本上勾勾画画,适当地做标记注解。那时我认为老师也真够古板的,这类课还要注解。他却边讲边说:这是某年的考研题,那是公务员、招教、西部计划的原题。更令同学不满的是他要我们抄写课堂笔记,交作业,认真检查,比专业课还劳神。当时包括我在内,对甘老师怨声载道。都大学了,还让我们交这么多的作业。老师说我们将来有可能从事教师工作,采用多媒体教学,需要提前锻炼。因此,他给我们划分章节,让我们每个人做课件,并且要在讲台上讲课。不用隐瞒,我是那种智商低的学生,连看得过去的PPT也做不出来。最后还是朋友连夜晚帮我做的,勉强交差。现在想来,我们怀念的正是他那股认真负责的劲,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老师让大家读读《资本论》,全面的了解马列主义,搞明白剩余价值规律。说着他就举起一本书说:这是我在地摊上买的《资本论》,携带方便,同学们也可以买。我暗笑一个教授,怎么也买盗版的地摊书。后来我才发现,那些摆着高深精装大部头书的人,大多是不读书的,多用来装装门面。因而对甘老师的实在,更加感怀。

并不是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的老师就会赢得师生们的尊敬和爱戴。甘老师大致就是既严肃又温和朴素的人。老师上课抽查点名,当然就有漏网之鱼和冒名顶替答到的我们。甘老师却也不傻。点完名,又郑重其事地说:各班班长把没到的学生名单报上来。那种表情和说话口吻,我和舍友常常在宿舍模仿,继而捧腹大笑。试想,又有哪个不识趣的班长愿意得罪同学,找不自在呢?我们都说甘老师傻得可爱。幽默的人是不觉得自己有多幽默的。这或许是老师大度特殊的幽默吧,故意放吾等一把。还有学校组织我们听报告,有的又很无聊。去了大多充个人数罢了。然而每当有甘老师在时,遇到报告演讲精彩处,他总是激动地先鼓掌,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见,他是认真听了的。临到他总结会议时,亦是很激动。同学常说,甘老师真傻!

除过上课,老师也给大家放他喜欢的电影。清楚地记得有《山楂树之恋》《一九四二》《唐山大地震》三部电影是老师同我们一起在课堂上看的。忘记后两部中的哪一部,老师说他每看一次流泪一次。当时我觉得老师未免太过矫情,看个电影至于吗?或许是当时我没认真看影片,总搞不明白它到底讲了什么,困惑始终萦绕着我。直到后来读了小说《温故一九四二》,我才明白老师悲天悯人的情怀。那种对于人吃人,饿殍满地,只要给一口黑馍,就可以舍弃处女宝的苦难,唯有从困苦中走过的人才会感触最深。老师说看过之后要和我们交流观后感的,可到底没有。或是忆苦思甜吧!

生活中,我常常见他面带笑容,手提公文包,匆匆地穿梭在校园里。一次在小吃城门口,见他推着一辆破旧斑驳的自行车,篮子里放着一小捆芹菜。我上前打招呼,老师依旧和蔼地问好点头,没有一丝官架子,没有一丝的学究气。事实上他早已是教授,思想政治研究部的主任,官也算不小了,学校的大小会议他也常常出席讲话。可他为什么连个小车也没有呢?车子大概也是除了铃不响其它都响的那种。我个人和甘老师的交集还有一次。那是我和同学在学校小角楼帮朋友募捐,甘老师让我和几个男生帮他搬了几盆盆景,放在如今安装取款机的楼上。搬好后,老师让我们用肥皂洗洗手,说着道谢的话。想来依旧亲切,不是命令式的。后来校报上刊有《怀念甘新民老师》的文章,看时感动得全身冒汗,忍不住发条动态,接着就有同学评“在哪?我也要看”。想想吧,那是怎样让同学尊敬的老师。读完才知道甘老师的妻子没工作,女儿也没就业。他这么走了,家里的一摊子谁来料理呢。

甘老师走后好久,我们常常在宿舍开玩笑说,谁要是旷课,甘老师晚上就给谁单独补课辅导。某晚昏暗的校园里,和郭雅男开这个玩笑。不料这个胆小的女生竟说:“我才不怕他呢?那么和蔼可爱的老师。”

关于甘老师,我只能用拙劣零碎的笔触写下他的一二事。见微知著,以小见大。一位知行合一的好老师留给我们的是无限的怀念。今天是送甘老师上山的日子,祝愿他一路走好。

2013年3月1日早笔

(涂艳博,作者系商洛学院2015届中文系汉语二班毕业生)

上一条:【校庆征文】灯映考研路
下一条:【校庆征文】怀念记忆的城
关闭窗口
你是第 位访客

 

关于我们 | 校友社区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2020校友工作处. 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北新街10号 邮政编码:72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