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 机构设置 | 规章制度 | 工作动态 | 通知公告 | 校友风采 | 校友服务 | 校友社区 | 校友联络 
现在是: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校友服务>>正文
 
【校庆征文】因为书法
2016-10-05 09:25 胡锋 

因为书法,童年记忆犹在

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农村家庭,童年农村孩子们的生活很是简单,缺吃少穿的年代印象较为深刻的也就是过年过节,村里谁家过个红白喜事什么的,然而在这些事情当中更离不开我们村里的唯一的书法家。在我的记忆当中,所谓的书法家不是什么二王、欧柳颜赵、苏黄米蔡,而是我们村的唯一吃皇粮的本家亲戚老姑父。村里的红白喜事,过年过节书写对联的活非他莫属,村里的老少都对他毕恭毕敬,大事小事都喜欢让他帮忙拿主意。尤其是过年时节村里村外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带着各色的纸张都老早的集聚在他家让他写春联,从早到晚开笔一写就是十多天,自己倒贴功夫和笔墨而分文不收,在本地的村民口碑那是响当当的,看着人们对老姑父的毕恭毕敬,看他挥洒的的神情甚是羡慕,在我的心目中老姑父就是我的偶像。由于我们离的比较近,小孩子也比较爱凑热闹,时常在一边瞎看,时间长了老姑父也就把拉纸凉晒对联的差事交给了我,自然而然和老姑父接触的时间也就更多了,在人少的闲暇时间老姑父就手把手的教我写字,照猫画虎,人们用剩的边角料就成了我练字的宝贝,模仿者老姑父的样子过一把书法家的瘾,和老姑父呆的时间久了老姑父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就把乡亲们牲口圈和鸡舍上的四字小条的对联让我来写。大概到五六年级的时候,村里的对联就有我和老姑父来书写,到初三时候,老姑父住到了县城里,当到每年过年的前一礼拜都要回村里住上十多天,和我一起给乡亲们写对联。

时过境迁,后来我报考了艺术院校选择了美术专业,也和书法就更近了一步,到后来我参加自学考试拿到了华中师范大学的中国书法专业的毕业证,这无疑不与童年的记事相关联。随着经济的发展,科技的不断进步,印刷品逐渐的替代了手写的对联,老姑父的身影在村里的红白喜事,过年过节的场面上渐渐的消失了,我也从一个孩提渐渐地到了不惑之年,然而,童年的记事,因为书法,仍然记忆犹新。

因为书法,千里寻师

在我的书法成长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同样也离不开各位老师的教导,虽学无所成,但从我自身来说收益颇多。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们换了一位语文林儒堂老师,除了带我们语文之外还带我们图画(现在的美术课)和大字(现在的书法课),从此开始了小学时代的每天两页大字的生活,在当时林老师不仅仅大字写的好,我们三年的时光大字的影格都是他一笔一画写的,而且他同样写的一首漂亮的硬笔字,时常能见到林老师的字在书籍报刊上发表,林老师的硬笔字也让我大开眼界,钢笔、铅笔能写书毛笔书法发的味道,同样真草隶篆样样皆通,尤其是行草书的自由挥洒,一泻千里的感觉让我们无不啧啧称赞,羡慕不已,从此我慢慢的开始迷上了书法,攒点零花钱,买几本字帖,挤点时间写写画画……。

工作生活之余,自学为主,基本上还是处于照猫画虎的层面,总不得要领,停滞不前,一日在朋友那里看到书法报上的中国书法家协会招生启事,2005年冬我北上京城去中国书法家协会培训中心进行为期5天的面授培训,因当时一老师有事临时决定请言恭达先生讲课,巧遇言恭达先生的两个多小时当中,使我知晓书法的学习不仅仅的是拼命的临帖,更重要的是要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中国的诗论、画论、书论是紧密的联系在一体的。课后我向言先生请教,先生给我推荐了《二十四诗品》、《艺概》、《文心雕龙》等一系列书籍,从此把我从学习西方绘画的认识论看待书法的深渊当中拉了回来。

2009年我与好友去华中师范大学进修书法,恰遇陈龙海博士为我们授课,此前在所发的教材有一半多为陈老师所著,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陈老师也是一位牛X的人物,在陈老师所著的《大学书法教程》当中我找到了硬笔书法学习的依托,硬笔书法的学习不是仅仅学点田英章、庞中华之类的现代书法家,而是要实实在在的入古,从古代的法帖中汲取营养这样的作品才具有品味。从此我的硬笔书法的学习也开始走上了正道。

2011年因工作变动,乞讨于大秦之地咸阳,在朋友的介绍下走进了陈天民书法大讲堂,陈天民老师曾获两次兰亭奖,享誉三秦大地。陈老师的教学团队让我明白了“书以用笔为上”,“书法的生命意识”,使我重新认识,从零开始抛弃以往的书写习惯,从写字到书法的一个意义上的转变。

2014年冬通过互联网认识了首届兰亭奖的获得者周毛新先生,同年11月在网上跟随周老师学习石鼓文,从周老师的讲课中认识到石鼓文的重要性,上课同金文大篆,下可通小篆、章草、汉隶,在周老师的视频示范节奏训练当中使我深深的体会到书法线条的节奏与韵律,静态的篆书竟然可以如此生动,更何况其他书体?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使我逐渐摆脱了画字描字的习气,从中获得了书写的快感。

众师皆有千般艺,我取其一乐亦、足亦!

因为书法,朋友相聚

职业原由,我生存的圈子比较小,在我的小圈子里,大多为一些教师和书画爱好者,十二几个朋友小聚亦是一乐,在众师友当中但能一直十余年为伴的艺友益友唯有其一,大学时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与我同姓大伙称sex胡,大学的三年时光他习国画而我习油画,按理来说学习不同的画中没有多少共同交流的语言,因为书法我们两时常在一起闲谝,谈谈各自的认识和看法,他习唐楷我学北碑,时而争辩、时而不谋而和,时光流转一晃三年已过,他成为我们市书画院的一名职业画家,而我成了一名远走他乡的进城务工者,虽职业有别,但不忘初心,时常电话网络的两端交流书画以及生活的得失。在多次的交流当中,我们都谈到了学历的问题,形势的发展,各有所需必须提高,2008年我在《书法报》上看到书法报社和华中师范大学联合办学招收书法自学考试本科班,我第一时间电话告知sex胡,他不加思索的回应同去。此时的我身在冀中,他在陕南一起相约汉上,在这四年的时光里,我们相约汉上大约有八九次,基本上每次都是他先到武昌站,早我两个多小时到站,其在车站等候,相见甚欢,在站外吃一碗热干面,二人有说有笑,嬉笑怒骂,不觉疲惫,不知不觉步行就从武昌站到了华师大,每次两三天的相处时间,相互交流神侃一通,谝书法聊绘画侃生活……,其实神侃一番,我们彼此并没有改变多少,只是放开尽兴足亦,示范、复习、备考、忙的不亦乐乎,由于我干的卖嘴哄娃的活,每次考完试匆匆忙忙的一同步行从华师大到武昌站,坐上归途的列车到达信阳各奔东西,……。

2011年我从冀中又辗转大秦之地陕西咸阳,得知陈天民书法大课堂在全国很有名气,应为书法,我们有一次搅和在了一块,每月的中旬周末两天又一次成了我们神侃的日子。此时的他已是我们陕南当地有名的书画家,美协、书协身兼要职,艺友们戏称送雅号“鞋长”,上课之余下榻我的职工宿舍,神侃,抽烟,喝茶、论书……不亦乐乎。

十余年的同学之情朋友之情,没有因时间的流转、地域的变化、职业的差别而疏远,因为书法反而是我们走的更近,你往我来,相识相知。

因为书法,孤独而不无聊

在我的记忆当中,我把我们村里的唯一书法家作为偶像之后,似乎比以前安静了很多,到外边吓跑疯玩的时间也少了很多,时常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写写画画瞎琢磨,有事没事总喜欢往书法家里跑,时常也能得到书法家的一两件墨宝和指点。一个人躲在屋子里的时间长了,曾经好几次家人都以为我生病了,试图打破属于我的一个人的时空。少年时候的农村孩子上树掏鸟窝、捅马蜂,下河摸鱼游泳是在平常不过的事,但从树上摔下来或者是被马蜂蛰也是常有的事,因为要琢磨字,也和同伴去的时间少了,大多都幸免于此。记得有一年暑假村里的几个伙伴去池塘游泳,结果有三个就没有回来,伙伴找我去的时候我当时去了书法家那里,不是因为书法,可能回不来的就是我了。

后来到了大学,三年的业余时光,大多数同学都在网吧、舞厅度过,因为书法,网游几乎不会,跳舞更是一巧不同,曾几何时因不会跳舞,成为班上女生戏闹的对象。毕业工作,因为书法使我远离了酒桌牌场,放弃了安逸稳定的工作成为一名学艺的民工远走他乡,居无定所。在新到的每一个工作环境,前期的适用期都是在书法的陪伴下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熬的甚至无聊的时光,这些时光因为书法的陪伴使我孤独而并不无聊,有书法的相伴的日子也就匆匆而过。

网络飞速发展的今天,处在一个刷屏的时代,“无聊”变成了生活当中的一个重要的形容词,盯着电脑,望着手机,一遍一遍的刷新着屏幕,然而朋友圈里的信息真的对我们多少实际意义呢?相当大的一部非被一群吃货们占领了,用吴振锋先生的话说,晒吃的的一群朋友无非是证明自己就是一个饭桶,仅此而已。一遍一遍的刷屏,时光便从指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书法,刷屏的节奏在我这里显得慢了许多,孤独的时光与书法一起度过。

与书之缘,并非天生所赐,因为有儿时的耳濡目染与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书法不忘初心,因为书法游历各地访师寻友,因为书法孤独而不无聊,因为书法痛并快乐着,因为书法暂且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有一口饭吃……。此生能与书结缘,无怨无悔,乐哉,快哉!

注:本文刊登于2016年4月1日《书法报*硬笔书法》

(胡锋,作者系商洛学院美术系99级3班毕业生)

胡锋,陕西洛南人。先后毕业于商洛师范专科学校美术教育专业、华中师范大学中国书法专业。现为咸阳市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文论、书法、油画散见于《美术报》、《书法报》、《书法报*书画教育》、《书法导报》、《书法报.硬笔书法》、《江苏美术教育》、《语文报*书法版》等刊物。

上一条:【校庆征文】杨花恋
下一条:【校庆征文】致商院
关闭窗口
你是第 位访客

 

关于我们 | 校友社区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2020校友工作处. 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北新街10号 邮政编码:726000